1. 首页>>仓储合同 >> 赔偿责任最终由“二传手”承担?——“原告主体不适格”的仓储合同纠纷案

      赔偿责任最终由“二传手”承担?——“原告主体不适格”的仓储合同纠纷案

      时间:2022-12-16 23:33:01 本站 点击:20

        2011年1月4日,Y公司、H公司在N市签订《进口代理报关总协议》,同日,双方又签订了《仓储保管总合同》,约定由H公司为Y公司保管货物,并注明货权已不属于Y公司的货物不适用该合同。

        2011年6月21日至7月27日,案涉双方陆续签订五份进口代理报关协议,Y公司委托H公司将Y公司进口的五票顺丁橡胶报关、报检、仓储保管,共436.8吨,价格为4050~4300美元/吨。H公司接受委托后转委托于LC公司,由该公司负责保管上述货物。LC公司接受委托后,再次转委托给位于Q市的HC公司。HC公司为该批货物的最终实际仓储人。简单地说,H公司在本案中,充当的是“二传手”的角色。

        2011年8月1日,Y公司和F公司、YG公司签订委托销售总协议,约定Y公司委托F公司和YG公司销售其从国外采购的上述顺丁橡胶。8月2日至8月24日,Y公司陆续将涉案五票顺丁橡胶的货权转给F公司,F公司又将部分顺丁橡胶的货权转给YG公司,均办理了相应的出库、入库手续,但涉案橡胶仍仓储在HC仓库。

        2011年8月24日至8月29日,L公司派车提取了252吨橡胶后,发现其中的96.6吨橡胶存在湿损。该公司将情况反馈给Y公司。经Y公司投保的保险公司现场查勘后,发现其余橡胶同样存在不同程度的湿损情况。

        2012年4月25日,Y公司就橡胶货损事宜与H公司沟通未果,遂诉至N市海事法院,请求判令H公司赔偿其各项损失2195051.5元,并支付该款自起诉之日起至实际付款日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利率计算的利息。

        2012年6月21日,H公司在Q市法院起诉LC公司和HC公司,请求该二公司连带承担货损赔偿责任。

        两案的焦点在于:Y公司是否主体适格,是否有权向H公司主张损失赔偿?货损的最终赔偿责任,是否由作为“二传手”的H公司独自承担?

        1.Y公司的原告主体不适格。H公司在办理出库手续后,货权已转移至第三方,Y公司无权要求H公司承担赔偿责任。

        仓储保管总合同约定,货权已不属于Y公司的货物不适用该合同。进口代理报关总协议约定,H公司承担责任至接到Y公司发货指令后Y公司装车运输前。因此无论是适用仓储保管总合同还是进口代理报关总协议,合同均自货权不属于Y公司时终止。

        根据Y公司向H公司出具的“出库单”,相关货物货权已经转移至F公司,故H公司与Y公司的合同关系已履行完毕,且Y公司提货时并未发现货损情况。根据《民事诉讼法》第119条的规定,Y公司不具有一审原告的资格,其无权向H公司主张损失赔偿。

        2.在N市案的诉讼过程中,因LC、HC公司系H公司转委托后的货物保管方,我方律师向法庭申请追加LC、HC公司为共同被告,一同参加N市的诉讼程序,以有效查明案件真实情况,并确定最终责任单位,减少诉累,但案件审理过程中,N市海事法院未同意我方追加被告的申请。

        在Q市案的诉讼过程中,LC公司系皮包公司,毫无赔偿能力,只有判令HC公司承担连带清偿责任,H公司才能有效追偿,从而避免本次货物湿损纠纷最终由H公司实际独自赔偿。

        在庭审中,HC公司认为其与H公司不存在合同关系,HC公司仅与LC公司建立了仓储保管合同,H公司并非该合同相对人,故H公司无权向HC公司主张违约责任。同时,货损事件中HC公司没有违法行为,缺少侵权责任构成要件中的违法性要见,故H公司也不能追究HC公司的侵权责任。

        我方律师主张,H公司与LC公司系委托代理关系,LC公司受H公司委托,以LC公司自己名义与HC公司签订保管合同。基于以上关系,根据《合同法》第402、403条的规定,我方律师认为H公司有权直接追究HC公司的赔偿责任。

        N市法院在判决中认为,本案货损发生于货物在H公司的保管期间,H公司应对货物保管不善导致的货损负责。Y公司与H公司的仓储保管总合同虽注明货权已不属于Y公司的货物不适用该合同,但该特别说明仅表明在案涉货物货权转移后,Y公司不能依据该合同索赔,而非Y公司对自身合同索赔权利的放弃,故Y公司作为仓储合同的存货人有权要求作为保管人的H公司就货物在仓储期间发生的货损进行索赔。

        案涉货物最终由F公司与YG公司折价售出,两公司与Y公司签有委托销售总协议,事后也出具确认函,证明案涉货物的货权属于Y公司,因此该两公司对外销售行为的法律后果归于Y公司。

        首先,法官依靠推理认定已转移货权的货物在仓储期间即存在货损,因此认定相关货物虽已出库、转移货权,但Y公司依然有权向H公司主张索赔。法院的这种认定,缺乏确凿的证据支撑,没有事实根据,难以令人信服。

        其次,N市法院不顾我方律师的多次申请,拒不追加LC、HC公司为共同被告,致使该二公司未参加诉讼。一方面,二公司未参加诉讼,使得本案事实难以有效查清;另一方面,在实际保管方未列为共同被告的情况下,N市案的所有赔偿责任只能由H公司一人承担。更为不利的是,在Q市案中,LC公司无实际赔付能力,而HC公司则始终认为自己与H公司无合同关系,而且认为其对H公司也不构成侵权责任,因此,H公司在Q市的追偿案中,势必将会十分艰辛和漫长。

      《赔偿责任最终由“二传手”承担?——“原告主体不适格”的仓储合同纠纷案》
      将本文的Word文档下载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推荐度:
      下载文档

      文档为doc格式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