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供用合同 >> 信用卡借用合同不能按借款合同处理而是无效合同

      信用卡借用合同不能按借款合同处理而是无效合同

      时间:2022-12-12 20:59:08 本站 点击:21

        2010年,郑某与宋某签订《协议》,约定郑某将其所有的9张信用卡借给宋某使用,使用期限1年,协议约定宋某保证在归还日将上述信用卡全部归还给郑某,且不得欠款,借用期间内产生的一切费用均由宋某承担。

        宋某与郑某一致确认,从信用卡出借之日起至2012年8月8日止,宋某共向郑某的借记卡汇款218110元,其中135740元系向郑某支付使用案涉信用卡的对价,其余部分用于偿还案涉信用卡欠款。

        2012年8月14日至2012年9月2日,郑某共向案涉信用卡还款188798元。上述信用卡欠款结清后,郑某注销了案涉9张信用卡。2013年,郑某诉至法院,请求判令宋某归还借款本金187798元及利息。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一、郑某与宋某之间是否存在合同关系,如存在合同关系是何种合同关系;二、宋某与郑某之间的信用卡借用合同是否有效;三、郑某出借信用卡产生的欠款及损失数额的认定处理问题。

        关于争议焦点一,宋某与郑某之间订立了信用卡借用合同,且郑某已将9张信用卡交付宋某,因此宋某与郑某之间的信用卡借用合同关系已经成立。信用卡借用合同并非法律法规规定的有名合同,应系无名合同。但信用卡是发卡行提供给用户凭以向特约单位消费、担保及取现的小额信贷支付工具,郑某向宋某所出借的不仅是信用卡这一载体,更重要的是郑某凭卡所享有的发卡行授予其在信用额度内消费、担保及取现的权利,该权利不能等同于货币资金。借款合同则是借款人向人借款,到期返还借款并支付利息的合同,出借的是货币资金。因此信用卡借用合同与借款合同法律特征不同,双方的合同关系不能参照借款合同相关规定进行处理,根据双方之间合同的性质,本案应适用合同法总则的规定进行审理。

        关于争议焦点二,郑某与宋某签订信用卡借用合同,恶意串通损害银行利益,妨害国家金融管理秩序,有损社会公共利益,违反诚实信用原则,应当被认定为无效。理由如下:首先,发卡行向持卡人提供信用卡主要是基于持卡人的资信状况而授予持卡人在有效期内循环信贷的权利,该种循环信贷的权利与持卡人身份属性相关联。且发卡行向持卡人发行信用卡时,在信用卡领用合约等契约性文件中均事先约定信用卡的用途为信用消费、转账结算及存取现金,同时约定信用卡只限持卡人本人使用,持卡人出租、转借或以其他方式交由他人使用信用卡,视为违约。因此,无论从持卡人合同权利性质本身还是从发卡行与持卡人的约定,信用卡持卡人的合同权利均是不能转让给他人行使的。郑某明知信用卡使用用途有限制,仍然向宋某出借多张信用卡以牟取高额利息,其目的已非单纯信用消费、转账结算及存取现金,而是将发卡行根据其个人资信状况而授予的权利转让牟利,违背了信用卡领用合约约定,主观上具有过错。其次,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制定的《关于办理妨害信用卡管理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对妨害信用卡管理活动的行为予以否定性评价。郑某出借信用卡并告知宋某交易密码后,宋某得以冒用郑某的名义持卡消费、担保或取现,发卡行因宋某的冒用行为无法对授信风险进行评估和管理,特约商户在宋某使用时也不易审查核实其身份。宋某冒用郑某名义使用信用卡的行为,妨害了信用卡管理秩序,有损社会公共利益,主观上亦有过错。最后,《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银行法》、《业务管理办法》、《支付结算办法》等法律法规规定,信用卡仅限于合法持卡人本人使用,持卡人不得出租或转借信用卡。持卡人违反规定使用信用卡进行商品交易、套取现金以及出租或转借信用卡的,应按规定承担行政责任。对单位和个人承担行政责任的处罚,由中国人民银行委托商业银行执行。郑某与宋某在应当知道上述规定的情形下仍然签订信用卡借用合同,此恶意串通行为不仅增大了郑某的经济风险和信用风险,还增大了信用卡被恶意透支、形成不良信贷的风险,既损害了发卡行的利益,也妨害了国家金融管理秩序。综上,依据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二)项、第(四)项之规定,郑某与宋某之间的信用卡借用合同应为无效。

        关于争议焦点三,根据合同法第五十八条规定,郑某与宋某之间签订的信用卡借用合同无效,郑某因出借信用卡而取得的135740元应予返还。但鉴于宋某透支郑某的信用卡,郑某为此于2012年8月14日至2012年9月2日向案涉9张信用卡还款187798元,故对宋某已支付郑某的135740元予以抵扣,郑某不足抵扣的52058元(187798元-135740元)属于郑某因出借信用卡所遭受的损失。对于该52058元损失,应按照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郑某明知信用卡仅限持卡人使用,为牟取高额利益而出借信用卡给宋某使用,其存有明显过错;宋某明知其并非持卡人而向郑某借用信用卡,亦存有过错;根据双方的过错程度,宋某应承担40%的赔偿责任,郑某应自行承担60%的责任。郑某因出借信用卡所遭受的损失52058元,由宋某赔偿郑某20823.20元(52058元*40%)。

        另外,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二款的规定,宋某因案涉合同取得的非法利益31234.80元(52058元*60%)应当予以收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信用卡借用合同不能按借款合同处理而是无效合同》
      将本文的Word文档下载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推荐度:
      下载文档

      文档为doc格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