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贸易合同 >> 亚洲石油角力 中俄最大一单贸易合同

      亚洲石油角力 中俄最大一单贸易合同

      时间:2022-12-03 03:09:08 本站 点击:31

        5月26日,中国国家主席出访俄罗斯,两国政府在能源问题上达成重要共识。就在主席与普京总统进行会谈的第二天,5月28日,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和俄罗斯尤科斯石油公司共同签署了《关于“中俄石油管道石油长期购销合同”基本原则和共识的总协议》。

        有消息指出,这项协议其实早在今年3月就已制定完成,只待5月两国正式会晤后再对外宣布。联系到一年来中国与俄罗斯在能源合作过程中的一波三折,最后峰回路转柳暗花明,并选择这样一个时机对外公布,不难想见两国政府对这一合作的高度重视以及这项协议的得之不易。

        这是迄今为止中俄两国最大的一单石油贸易合同,一经公布便受到国际社会的普遍关注。中俄在石油领域合作上的突破,将有助于双方在未来世界石油新秩序中扮演重要角色。协议的最终达成,也将大大减弱中东局势动荡对中国石油进口造成的威胁,从而使高速增长中的中国经济在未来能够获得长期稳定的能源保障。

        根据协议,从2005年起,中石油每年向俄购入2000万吨石油,到2010年提高到3000万吨,直到2030年,总价值达1500亿美元。协议中还包括铺设一条由俄罗斯西伯利亚油田至中国黑龙江省大庆市的2400公里长输油管道,按计划将在2005年底前完成兴建,管道耗资预计在25亿美元。

        “中俄两国在能源领域的合作是一个重大突破,尽管目前还没有实质性地启动,但已充分显示出中国意欲在世界石油版图中占据一席之地的信心和决心。”上海社会科学院王泠一博士近日就中俄石油问题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指出,两国在能源方面实现合作,为双方的战略伙伴关系奠定了坚实的物质基础。

        事实上,中俄在经济交往中一直有超越边贸和武器贸易的要求,石油合同的签订,不仅为双方的合作提供了新的抓手,也为两国的贸易平衡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

        他指出,俄罗斯西伯利亚地区蕴藏着丰富的自然资源。而中国正处于经济快速增长时期,对资源的需求很大。在这方面,中俄两国有自然形成的互补性,双方可以相互支持,相互帮助。在去年的基础上,俄罗斯方面有计划进一步增加对中国的石油出口量。

        “应该看到,俄罗斯国内经济日趋稳定,也为双方的战略合作提供了必要的条件。石油工业原本就是动力产业,从区域经济来看,通过石油项目的合作,在带动俄罗斯远东地区经济发展的同时,也会对我国东北地区的经济复苏产生重要作用。”王泠一博士说。

        俄罗斯的石油储藏量目前位列世界第六,是中东以外地区中石油蕴藏量最丰富的国家。其石油产量近年来以两位数的速度在增长,达到了每日700万桶。2001年,俄罗斯石油产量约为3.4亿吨,其中2亿吨用作出口。同时,俄罗斯还制定了赶超沙特阿拉伯的计划,准备在未来的两三年内实现每日产油1100万桶,从而成为世界第一大产油国。

        美伊战争的速战速决,伊拉克的石油工业开始恢复生产,使得国际石油市场的价格迅速回落,这对欧佩克成员以及俄罗斯等其他产油大国并不是一个利好的消息,但是对美国、日本、中国、韩国等严重依赖石油进口的国家,石油价格的回落将使这些国家的经济从中获益。

        美伊战争很快结束,中国的工业实际上是吃下了一颗定心丸,但是对俄罗斯来说,在一定程度上它就不得不对其能源战略进行调整。近期俄罗斯加大了出口,就是希望以此迫使美国回过头来与它进行谈判,承认它在世界能源市场中的利益。比如它会要求美国从俄罗斯进口石油;对它的油田进行投资;允许俄罗斯的石油公司在美国发行股票等。

        王泠一博士分析,俄罗斯的能源销售目标目前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首先它要控制独联体这个国际石油区域市场。独联体经济也在复苏过程中,对石油供应也变得更加依赖,不过它们与欧佩克其他成员国的联系并不紧密,而目前俄罗斯的手段相当乏力,普京政府希望借助能源手段,通过提供种种优惠来展开能源外交,来对周边地区施加影响。现在看来作用还是相当明显的。

        其次,受俄罗斯石油影响最大的地区在东北亚。这一地区中,中国并不是渴求俄罗斯石油资源的唯一的国家,它还面临着来自日本和韩国的竞争,其中日本的挑战显得更为强劲,这个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石油进口国,与俄罗斯的能源合作对其自身同样具有至关重要的战略意义。

        与美国不同,日本的石油来源几乎完全依靠中东,它的日均石油消耗量为430万桶,其中88%采购于中东地区,从俄罗斯每天进口的石油目前只有6000桶。海湾地区局势的动荡,同样也增大了日本的能源风险,俄罗斯的石油资源对于日本在战略上就显得更为重要。从地理位置上看,俄罗斯靠近日本,又有丰富的石油储量,更有吸引力的是俄罗斯的石油售价每桶为5美元,仅是国际油价的1/6,如果俄罗斯的石油管道通到了日本,无异于为日本平添了一条至关重要的生命线,还将使日本逐步摆脱对中东石油的严重依赖。

        今年1月初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访问俄罗斯,一项重要的议题就是讨论此前中俄计划修建的石油管道问题。当地媒体指出,韩国工商界的巨头也已对这条管道表现出极大的兴趣,并建议向俄罗斯提供资金援助。在这场争夺石油的角力中尽管中国暂胜一筹,但是日本并没有放弃在远东地区抢占石油资源的努力。

        王泠一告诉记者,俄罗斯曾经打算通过朝鲜将输油管道铺到韩国,“但是这一设想实现的可能性非常之小,从目前的局势来看,朝鲜存在太多的变数,与朝鲜半岛的合作,很有可能因为非经济因素而被搁置,还会对中国造成不利影响。”

        俄罗斯石油的第三个销售目标是中国。新近与中国签署的这项协议,被俄罗斯官方认为是“最大限度地符合国家利益,有利于东西伯利亚和远东发展,以及有利于自然资源的综合开发”。事实上,中俄双方就能源问题的协商已经进行多年,但是俄方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加上来自国际石油市场的环境以及日本、中国以及本国利益集团的压力,谈判的过程也多次出现波折。现已签署这项协议,其实也是各方利益权衡的折中,是俄罗斯政府在多方力量作用下的一种妥协。

        王泠一说,大庆作为中国一个重要的石油基地,在未来10年左右就要进入枯竭状态,如果俄罗斯的石油通过管道输送到大庆,就能彻底改变这种能源枯竭性城市的生存环境。如果大庆由原来的石油生产型城市,由此转变成了石油运输、管理、贸易型城市,对大庆本身,甚至整个东北地区的经济复苏都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经济理论界有这样一个定式:当一国的石油进口超过5000万吨时,国际市场的行情变化就会影响该国的国民经济运行。而早在2000年的时候,中国石油进口量就已超过5000万吨,这意味着缘于石油的经济风险一直与中国经济相伴。由于我们目前的石油贸易都采取现货交易,缺乏类似石油期货这样的避险工具,一旦遭遇非经济因素的干扰,中国的能源供应就会陷入被动。

        自1996年从石油出口国转为进口国,中国经济就开始面临着能源挑战。2002年,中国进口石油7100万吨,相比上一年增长了15%。根据美国能源情报机构的估计,中国的石油进口将从2005年的30%-35%增长到2010年的60%。这些新增的需求中,大部分必将通过进口来满足。

        “今后上海的统计指标中,将会增加一个人均能源消费指标。”王泠一说,上海同样存在严重的能源依赖问题。它的服务业、工业以及其他一些支柱产业,都非常倚重于能源的供给。每年的夏季,上海都处在一个能源消耗高峰,能源供应的不足,制约了上海经济的发展,到2005年西气东输工程发挥战略性作用,上海的能源瓶颈问题才能得到相对缓解。王泠一指出,目前我们在国际石油市场影响力还十分有限,这使我们在油价出现大幅波动的情况下,往往陷于处处被动的窘境,容易受制于人。

        “石油利益是战略利益,过去我们作为一个经济内向型的国家,主要是立足本土经济,民众对能源的消费也还没有进入社会和经济层面。加入WTO,使我们在国际上开始进入制度层面的交流,一切才刚刚开始。”王泠一说,作为一个用油大国,我们还没有开展与欧佩克组织的对话,还仅仅处于与个别新生的产油国,即未来的欧佩克成员进行双边外交。比如我们在苏丹建立了自己的油井,在叙利亚有自己的投资项目,与土库曼斯坦签订协议,它们将在2005年开始向中国供应石油,以及近期中俄两国所签署的石油合作项目等。

        “但是在与世界能源组织的对话中,我们似乎还缺少战略思维,考虑问题的方式也显得比较幼稚。西方的能源企业都是私人企业,俄罗斯也在进行私有化,而我们的能源企业还全部属于国有,原本经验不足,再加上体制上的因素,双方在角力的过程中,我们基本是处于下风。在人才的储备上,我们还有很大的欠缺,企业对国际市场的认知还非常有限。从手段、机制和人才三方面来看,我们都没有足够的竞争力。”

        与一个组织的对话,中国也才刚刚起步,比如中国与东盟开始了对话,其中就包括石油开采等能源项目。我们与亚洲开发银行和世界银行进行对话,也包括支持石油的项目。中国的石油公司正力图通过各种途径,来实现与亚洲其他能源进口国利益的平衡。(撰稿/杨艳萍)

      《亚洲石油角力 中俄最大一单贸易合同》
      将本文的Word文档下载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推荐度:
      下载文档

      文档为doc格式